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莲葬列

好色蠢机子,洞庭菊花子,脑残喜感子!

 
 
 

日志

 
 
关于我

秋秋号:492404146.没事的 不要乱骚扰哦!有爱的球勾搭 我是个坑爹的画手吗?哎呦喂我啥都不会,不要让我看见神人,不然我回家告诉我妈妈听!哼哼!

网易考拉推荐

最爱的 ...  

2008-08-01 11:0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管怎么样?发什么日志,大部分都是给自己看的

我没有要伪别人做解释的心情....

就让这些爱沉淀在自己的地方,,,

 

 

体温》作词:ルキ 

寒风吹着冷漠的天空和残破的街灯(A wintry sky and th e broken streetlight cold wind.) 

未知的阴影和背弃的脚印(Unknown shadow the footprint of desertion.) 

自由被剥夺了(Freedom was taken.) 

理解是不可能的。(An understanding is impossible.) 

为什么我被选择了?某人应该回答……(Why was I chosen? Someone should answer…) 

如果它叫醒一块阴沉的天花板(If it wakes up a gloomy ceiling.) 

它被弄脏,我的笑声在鼓膜中下沉(A laughing voice sinks in the eardrum it is soiled.) 

并且暴力的强奸我(And violence rapes me.) 

理解是不可能的。(An understanding is impossible.) 

为什么我被选择了?某人应该回答……(Why was I chosen? Someone should answer…) 

希望回答是怎样残酷的梦 

多少次的呼声 苦闷 只是感到痛苦就行了 

希望能告诉是怎样残酷的梦 

这个快要破碎了的声音好多次的呼喊着 

没有准备的手混乱了头发(There is no hand of preparing of the disordered hair.) 

笑声在一个微弱的温度中,混合着仲冬 鼓膜在下沉(A laughing voice sinks in the eardrum a faint temperature is mixed in the midwinter.) 

理解是不可能的。(An understanding is impossible.) 

为什么我被选择了?某人应该回答……(Why was I chosen? Someone should answer…) 

不停的劝说着自己抑制住的声音快要枯萎了 

好像丢失了活着的事 

抑制住颤动的声音在夜晚沉溺于疼痛 

快要中断了呼吸… 

希望回答是怎样残酷的梦 

多少次的呼声 苦闷 只是感到痛苦就行了 

希望能告诉是怎样残酷的梦 

临终前只想再一次笑一下


 

千鹤/Chizuru

只是不想看你的信 

想听你说“见面吧”不善于伪装成熟

连叹气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响 

如果为了想知道天空的颜色而被拯救的话 

连好好的呼吸也在不知不觉中忘记 

再诚心的请求也会枯竭 

唱着[屈服于忧郁的明天]

睡在草丛中 身体被弄乱

RestraintEven the mind seems to sleep 

触及脸颊的温度 令人怀念的温柔 

朦胧间看到的身影 暖色的梦 

你映入我的眼帘 看不到你的那天终会来到 

在眼中燃烧 从树叶空隙招进来的阳光和你 

却不能联系在一起 

摇动渗透的白色 忘了要说的话 

眼泪将流向何处 呼唤我的名字 

拥抱破碎(莫名)失去这些会是多么可怕 

你在哪里唱着和我有关的歌 

令耳朵也因为歌声而不安定的悸动 

想不起残留在脸颊上的温度 

朦胧间看到的是残酷的现实 

微小的千根羽毛(感觉也可能是千纸鹤)

寄托着你的心愿 

不能重新展露笑颜 不停的喘气是最后的记忆 

听到你的声音 

在早上已经全部失去 [最熟悉的陌生人]


予感
词:京 曲:Die

虚有其表 至今依然玩弄著你 而你浑然不觉
冻结在零下180度下的爱情

对寡言的你 用寡言的爱情 产生无言的沉闷
对寡言的我 用寡言的爱情 填补无言的伤口

你是第十八个 没有发现我的居心
对早已结冰的爱情 付出温柔

对寂静的你 用寂静的爱 寂静的扼杀快感
对寂静的我 用寂静的爱 寂静地……

改变不了 无法归来的 无言爱情
悄悄的 静静的 互相结合的两人

木讷的心 沉静的心 把心抵在刀锋上
木讷的心 沉静的心 玩弄别人的心也无所谓

不知从何时起 你发现事实 可是
只要能在你身边就足够了

我在最后 紧抱著你
但不知这次 真的是结局了

 


dir en grey的amber

小春日和の风は脉打つ歪んだ音で 崩れた理想壊れた未来俺にはもう...

もっと君と居たいけど もっと傍に居たいけど 笑颜に潜む弱き涙これ以上は隠せないよ

琥珀色した数年の梦终焉の先そこに本当の俺がいる?

耐える事なら死ぬ程したさ手も差し伸べた けれど行き着いた俺は今

We're in hell under control of him

终わりを告げる ライトは消えて舞台は暗 もっと声を闻かせてよ もっとここに居たいけど

さよなら心から爱した名前も解らない君よ

琥珀色した约束の地で小春日和の风を背に受けて思い出し

涙は流れ血と混ざりあい琥珀色した新しい梦が「心」にある

声が枯れるまで最后の... 声が枯れるまで歌おう

中文:

早春里的轻轻微风,像是在脉管里注射入歪曲的跳动一般

崩坏了的理想,也跟著破坏了我未来梦想,而我却无能为力

我只是想要多陪在你身边而已 只是想要在你身边而已

笑容里老是隐藏软弱无力的泪水,该到此为止别再那样下去了吧

这数年来,染成琥珀色的梦也该完结了吧,在这之前我还是原来的我自己吗?

能够坚持下去的事情死也不会放手 而我现在却已经走到了终点

我们还不足以控制那一个人的时候,最后将会深坠地狱

告知所谓的结束已经来临 灯光消失后的舞台竟是如此黑暗

我只是想再多听你一点声音而已 只是想要在你身边而已

挥别了打从心底就深爱不已,却不知名字的那个人啊

在琥珀色的约定之地,初春的微风从背后袭来,让我又想起了你

染艳成琥珀色的全新梦境,就在泪水与流淌的鲜血所混合成的爱里诞生

我的声音将会枯竭直到最后… 我的声音会为你歌唱直到枯竭

 


Sugar Pain 

著者:流鬼 / 作曲:大日本异端芸者の皆様 

沾湿我还完全不知道 第15度的Black cherry〔黑樱桃〕

沾湿的果实 那是你的身影

不抵抗的我在不知不觉 沾湿你的Black cherr〔黑樱桃〕

寻求的不是爱情 躺在长眠的欲望里my mother〔我的妈妈〕

prohibited education.〔被禁止的教育〕

Is it mother's love that feels in genitals?ot the sexual desire?〔这感觉在阴部里

是母爱? 还是性欲?〕

[I don't know the method of the tie to you excluding this act] 〔我不知道领带的方

法对您除了这次行动〕

suger pain... please sweet suger pain mother[suger 痛苦... 请甜蜜suger 痛苦母亲]

好像不能忘记你因疼痛而二次不能睡着

suger pain... please sweet suger pain mother[suger 痛苦... 请甜蜜suger 痛苦母亲]

在舌尖好多次 你给了的这个身体

suger pain... please sweet suger pain mother[suger 痛苦... 请甜蜜suger 痛苦母亲]

觉得你的理智被爱破碎


D.L.N 

Words:流鬼 / Music:Gazette 

从一开始就了解了 所以没有悲伤 

一点 一点 

好像数数般 

枯萎的草木颜色模糊 

不解季节终了之由 

描绘足迹的曰子呼唤著倾听足迹的曰子 

没有期许的我 

无力改变明天 

草木追踪著枯萎的音 感知了季节的消亡 

花以血色怒放的时候 我还残存下什麽 

月把窗帘合拢 而太阳照亮我 

因为一开始就了解了 所以不悲伤 

纵使睁眼醒来,夜也不会结束 

纵使那裏丢失了星辰 暗淡无光 

纵使城市裏的五彩虹霓纷纷陨落 

因为所守护之人的笑颜 所爱之人的最後 

已经深种瞳中了 

这样就够了 真的够了…


Gazette-未成年(中) 

不顾一切地寻找著什麼 就算跌倒也没关系,向前走 

虽然知道这样很笨 但只是不想後悔而向前冲 

只能相信自己 不需要什麼朋友 

完全朝著我的刀 青春的羽翼很脆弱及渺茫 

想变坚强 一个人生存的坚强 

其实只是怕被背叛而已 

只是一昧的逃避 什麼都不能改变 

我明明知道这一点 却无法改变这样的自己 

将得意蒙蔽起来 孤独般的自尊心 

没有什麼用处的理想 只是为了逃避的羽翼罢了 

将得意蒙蔽起来 自我主张般的RIOT(暴动) 

这道光的另一边 是没有自由的 

Teenage Bluely Days 

沉溺在每天狂暴的日子里 

发现到时已背负著孤独 

好痛苦。其实我是一个人 

没有了希望 

只是一直逞强 都忘了自己真正的样子 

有的时候放下身段 找人帮忙也是很重要的 

受伤.......想哭的时候试著对天空大叫 

(I dont gose forget to myself) 

(I want to to be as I am) 

在背後支持著这样软弱的我 

爸爸、妈妈及朋友们鼓励的声音给了我光芒 

将得意蒙蔽起来 孤独与青春的伤痕 

没有什麼用处的理想 只是为了逃避的羽翼罢了 

那碧海青天中如果有自由 

这在高处夸耀的羽翼 被撕裂了也没关系 

我开始跑 不顾一切地以天空作为目标 

广大的羽翼飞了起来 而那降落点是「自由」 

拥有著美好的家庭 拥有要好的朋友们 


Gazette-未成年(中) 

不顾一切地寻找著什麼 就算跌倒也没关系,向前走 

虽然知道这样很笨 但只是不想後悔而向前冲 

只能相信自己 不需要什麼朋友 

完全朝著我的刀 青春的羽翼很脆弱及渺茫 

想变坚强 一个人生存的坚强 

其实只是怕被背叛而已 

只是一昧的逃避 什麼都不能改变 

我明明知道这一点 却无法改变这样的自己 

将得意蒙蔽起来 孤独般的自尊心 

没有什麼用处的理想 只是为了逃避的羽翼罢了 

将得意蒙蔽起来 自我主张般的RIOT(暴动) 

这道光的另一边 是没有自由的 

Teenage Bluely Days 

沉溺在每天狂暴的日子里 

发现到时已背负著孤独 

好痛苦。其实我是一个人 

没有了希望 

只是一直逞强 都忘了自己真正的样子 

有的时候放下身段 找人帮忙也是很重要的 

受伤.......想哭的时候试著对天空大叫 

(I dont gose forget to myself) 

(I want to to be as I am) 

在背後支持著这样软弱的我 

爸爸、妈妈及朋友们鼓励的声音给了我光芒 

将得意蒙蔽起来 孤独与青春的伤痕 

没有什麼用处的理想 只是为了逃避的羽翼罢了 

那碧海青天中如果有自由 

这在高处夸耀的羽翼 被撕裂了也没关系 

我开始跑 不顾一切地以天空作为目标 

广大的羽翼飞了起来 而那降落点是「自由」 

拥有著美好的家庭 拥有要好的朋友们 


贵女ノ为ノ此ノ命 

作 曲 : 大 日 本 异 端 芸 者 の 皆 様 / 作 词 : 流 鬼

「散发着春风的四月,纯恋曲」 

黑暗的根源,被引导拉扯的我,沉默寡言就是它的把柄 

它不也是幽静的麼,因此也不用介意了 

低俗的异性观察,快乐得难以形容 

知道不应大声唾骂 今天的您是热切的 

幼稚的玩儿玩够了。再见吧...那一套人造童子和服下摆的两端… 

要想证明现实?窥视窗边的玻璃镜... 

已过了几小时呢?我理想的女性 

与命运的人互相发现的时候已太迟了... 

为什麼? 胸也感到疼痛呢 , 虽然她不知道。 

已变得风平浪静了,亲爱的。 很困苦,女人的「脑」 

名字也不知道,透镜内的女人。 声音还是没有到达与你接触… 

这饰面,朝向这边我隐藏。 太悲哀了,如此停留在这边… 

假设,当有一天您真的发现我了,你一定会恐惧吧? 

逃出吧。 在不安里发疯。 

我那不到达的感情,我知道应该终止这种单恋。 

当发现你己经不再出现了。我了解的。死心了。 

在某一个晴晨,像以住一样,出现在透镜里连名字不知道的女人。 

声音没有被拒绝接触了 就是那样? 

'一切都是错觉而己 ... X_X'


MACABRE ― 扬羽ノ羽ノ梦ハ蛹 ―
词:京 曲:薰

想张开薄翼飞翔的你 梦见了凤蝶 和蛇皮相似的 白日梦
哗啦啦的雨打在身上 连动也动不了 等待着变成饲料 张开嘴
从蛹中张开薄翼 现在也像要飞起来那样 太过可爱的你 已是大人了
与花恋爱的你 饮着花蜜 就在我尚未察觉时 露出獠牙
互相盛放着 摆着实用蜗牛和鹅肝酱的你 令人怜爱的你
露出有点脏的羽翼
不停地 摇摆着我 在胃中
分散零乱的你 和蛇皮相似的 羽翼 掉了下来
转啊转 重复着答案 重复着的生命
弯曲 弯曲 你 融解糜烂 想相互混杂为一体吗
一定像人鱼那样在胃液的泳池中游泳 一定像凤蝶那样在蛹中长出羽翼
从蛹中张开薄翼 像要坠入梦中那样 微微骚动的你 已经
令人怜爱的蛹中的你 露出有点脏的羽翼 不停地 摇摆着我 在胃中
转啊转 重复着答案 重复着的生命
弯曲 弯曲 你 融解糜烂 想相互混杂为一体吗
如果是你就能宽恕 即使是残酷的生物 在脚沾到地面时忘却
什么也不剩


鬼眼-kigan-

这是夏季蝉鸣的时节 你可以看见一个女孩缓缓地松开睡衣 羊水流了出来
她头发污浊 你看不清她的脸 你觉得当她再次涂抹上赤红的唇色后还能看见这一幕吗
这是冬季蝉死的季节 你从井里爬出来 女孩在笑声中尖叫
心眼妄想 Victimization 卵管暴走 Victimization 排卵反応 Victimization
花魁干渉 Victimization 断肠切断 Victimization 谈笑中绝 Victimization
让性欲的渴望开始吧!让女孩死去的身体重新发出活力!
让怀孕的渴望开始吧!让春天开始吧!
让渴望开始吧!让我们在京都开始吧!!



Cage

词:京  曲:薰

等的不耐烦 我便开始吸食受虐者的鲜血 以等待虐待狂的你 如果可以 我希望以毒剂作诱饵
因为悲叹而不见美德 你在最後一位母亲面前 埋藏在记忆中丝毫不愿被察觉的 最初的母亲
即使时光飞逝 所犯的罪过也无法改变 一直支持你的理解者 你会深深铭记在心
见到讨厌的我 强硬然後又和气的说出那毫无道理的决定 绝对无法对你说出
皮肤被拧得吱嘎作响的痛苦 伤口更加严重了吧 极端嫉妒的你 难道永远是冷血的吗
幼时所受的虐待 至今也无法忘怀 为何没有母亲 请告诉我
不知何时温柔的察觉到 在圣母的摇篮中 因为悲痛而不见前途 在我最後的母亲那裏
至少还有不被你察觉的 最初的母亲 即使时光飞逝 所犯的罪过也不能改变 一直支持你的理解者 已经毁灭
难道是对我太过温柔?昔日的创伤重现眼前 难道毁灭最後一个你的我也是个虐待狂



got for gimmick... devise
来 睡吧 看见那个梦吧  鲜血 泥土 谎言 天空 自体内吐出了  身体 神明 箱子 野兽
月亮的光辉 很美丽吧  香味 首级 丝网 黑暗 那个墙壁中的人啊……
缤纷又甜蜜的 像画了一个螺旋的图案 将久远的记忆传回
更深入的 像看到了诱饵般的笑著 值得悲悯的夜……
1999年11月5日 晚上6点30分27秒 B型有洁癖的我 A型有失眠症的那个男人 稍微有了一点接触
有著暗室恐惧症的我 送了那个男人一条贞操带作为礼物
有著完美主义的我在这寂寞的夜里 似乎听到我的动脉正在跳动著
那个男人的静脉 就像注入春天死去的声音 缓缓的将血液取出了
在布置简单的房间中 挂著一个吊饰 看见那吊饰的我 感觉急奔而来的 有如是眼球掉出来的那个男人
很好的感觉 同时我见到三分天国的样子 错乱的状态下 TYPE-A
缤纷又甜蜜的 像画了一个螺旋的图案 将久远的记忆传回 

更深入的 像看到了诱饵般的笑著 值得悲悯的夜…… 经过了无数个月日 不知何时 有了一个孩子 变成了你
朝著那个诱饵的更深处走下去 缤纷又甜蜜的 抉れた奇形 
got for gimmick... devise

 

    


别れ道 

明明很喜欢,却不得不道别 

不断争吵的每一曰。 

从现在起,必须一个人生活了, 

不要再哭了喔… 

真的很苛刻很痛苦很寂寞, 

但是因为你在逞强, 

所以抱歉喔,我大概会保持笑容到最後 

真是笨哪,明明很想哭的, 

看了很多的脸之後 

我立刻就了解了 

冷漠著的你没有解释 

互相忽略的生活著 

「要加油喔」便踏上分别的道路…(泪)这样真的好吗? 

再见要保重喔,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再见,一定还会再见面的,对吧?说好罗!勾小指约定罗 

7月8曰3个月纪念曰 

你还记得吗? 

第一次见面那天的事 

低著头你害羞的 

哭了... 

无法快乐的每一天 

虽然很短暂,但是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勾小指约定,小指还残留著一点勾著的感觉 

能再次开怀的笑的那天来临时,绝对不会错过彼此的 

能再次开怀的笑的那天来临时 

因为回头会被你看到眼泪 

所以背对著你挥手 

永远都不要忘记喔。也不要改变 

我最喜欢这样子的你 

再见要保重喔 

再见,一定还会再见面的,对吧? 

最喜欢的你一定会变成最重要的回忆 

寂寞到几乎死了喔 你的声音无法从头脑中去除


Ain't afraid to die
诗/京 曲/Dir en grey

在曾经和你两人一起走过的道路上什么也没有
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何时才能和你相会
无法了解 雪花从逐渐平滑的山丘上缓缓落下
在你房间里 那朵你非常喜欢的花 现在....
去年下最后一场雪的那天 坚决地交换誓言
记忆容化在手掌 散落而下
无法了解 雪花从逐渐平滑的山丘上缓缓落下
在你房间里 那朵你非常喜欢的花 现在....
一个人在窗边看着雪 想起你
透过玻璃 想起给你的最后一吻
呵 笑吧 不再哭了
从这里一直看着你
无法了解 雪花从逐渐平滑的山丘上缓缓落下
在你房间里 那朵你非常喜欢的花 现在....
光明静静地染白了街道 你看到了季节最后的颜色
落下了泪 现实是残酷的 不是吗?你看到了季节最后的颜色
四季和你的颜色很快也将消失 花在雪融化的街角里盛开 你看到‘色彩’渐渐消失
今年下最后一场雪的那天 街角的那朵花 望着空中从手掌散落的最后的雪
新的开始
给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